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食谱 >> 正文 >

名气是自恋幻觉的钩子

  名声,或许是比金钱更诱人的东西,因名声不仅可以间接带来物质利益,还可以带来影响力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小我,也即我们常说的自我,或心理学说的人格。小我的核心是自恋,总在幻想自己是世界的中心,可以左右周围的一切。

  因而,影响力就是“小我”的一种根本性欲求了,越有影响力,就越是证明了自己对周围世界的控制能力,仿佛以此就可以证明,自己真的在左右着这个世界。

  并且,名声是一种不加强迫的影响力。它与权力不同,权力纵然可以赤裸裸地迫使别人被自己所左右,但别人的不情愿势必会破坏“我左右着一切”的自恋幻觉。相比之下,具有很大名声的人就可引诱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了,这种影响力更附和小我的幻觉。

  所以,电视剧《乾隆皇帝》中,乾隆对不知道自己是谁而仍然青睐自己的女子非常在乎,他觉得这是真正证明了自己的魅力。

  一个人青睐自己就这么得意,那些现代的万人迷甚至亿人迷岂不是更加春风得意?

  真正清醒的人应该不会这么看,因为名声本身就是一个谜局。

  我们一直在幻想指挥别人

  小我的核心是自恋,而追求影响力的工具则是投射。玩投射的游戏时,小我会将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别人身上,假定这个人的想法如自己所料,而当这个人有所行动时,小我就会只注意附和自己预料的部分,而忽略甚至根本没想过,对方的想法其实完全是另一种样子。

  据报道,台湾一个面摊老板20日晚通过电视收看奥运比赛时,为台湾跆拳道选手朱木炎的表现所激怒,于是对着电视上的朱木炎破口大骂“你是猪喔!还不快踢下去,踢下去啊!臭竖仔(闽南语,意指瘪三)。”

  孰料,一个路过的男子觉得这面摊老板是在骂自己,先是与他口角,随即愤愤不平离开,5分钟后居然拿着一把刀过来砍伤了面摊老板。

  这就是自恋的幻觉,这个男子的小我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,这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围绕着他转的,于是将这个面摊老板的脏话当成了是针对自己。

  这个面摊老板一样也生活在幻觉中,他在想象自己才是朱木炎,或比朱木炎更懂得该怎么比赛,并在想象中开始指挥朱木炎怎么打,那样一来比赛就会被他在电视前所左右,“朱木炎”就会一定夺冠。

  我们头脑里的这种对着想象中的别人絮絮叨叨的幻觉是非常可怕的,可以说是一切冲突的源头。

  仔细觉察一下,你便会发现,你一进入一个环境,你的小我就开始对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物说话了:“你应该这样,你怎么可以那样呢?还有那个家伙,你怎么可以做这么没道理的事情,你应该听我的……”

  我们头脑中常有假想人

  通常,头脑中的这种声音我们完全觉察不到,但它却令我们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怒气,因为这一切都在挑战我们“我左右着一切”的幻觉。

  我也不例外。大前天,我坐公交车,一上公交车就很不开心,我试着觉察了一下自己小我的念头,结果发现,我的小我已经开始给公交车的所有人安排一切了,我的小我一瞬间就给公交车上所有人做了判断,这判断其实就是将我的小我的想法强加给他们而已,而对于他们的真实存在,我的小我是丝毫不感兴趣的。

  我还发现,当自己不情愿做任何事时,我好像都在对着头脑中的某个人在说话,就好像我的行为是做给这个人的,但我在抱怨他(或她):“这本来是应该你做的!”“我在帮你你知不知道!”“你知不知道我多么辛苦!”……

  相反的是,当我很投入地做某件事时,我发现,我是直接和这件事建立联系的,除此没有一个我和事之外的“第三者”存在。那时,我会很享受,哪怕仅仅不过是在冲水、洗碗或赤脚走在沙地上这些最简单的事。

  可惜的是,我能投入的时刻是相当少的,大多数时候我的头脑中都在喋喋不休地说话,在假定周围的人和物应该会如何等等,也在假定我应该如何……

  试图将自己的小我强加给周围的世界,尤其是人,是我们的核心愿望,但别人也在这样做,我们通常并没有什么优势可以将自己的小我强加给别人。

  名声就是这样一个优势,如若有了名声,仿佛就有了魔力,可以令很多人自动顺从自己的意志。

  名声比金钱更有诱惑力

  很长时间以来,我一直难以理解名声的意义,同样也难以理解,为什么同样是我这么一个人,没有什么名声之前,和获得一点名声之后,别人对我的看法会有那么大的变化。

  但慢慢发现,我已开始享受名声,也即名声对我的幻觉的满足感,如果打开电脑,我总是会第一个打开自己的博客,看看点击率和评论,当有人对我的赞誉符合我自己对自己的看法时,就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满足感,于是慢慢地理解了名声对小我的意义。

  成为名人,影响成千上万甚至上亿人,就貌似是将自己“小我”的想法成功地投射到数不尽的人身上了,这时“小我”的“我控制着一切”的自恋会得到极大的满足。

  所以,我们很容易被名声所诱惑,很多人不计得失地投入到很多事情中,看起来对物质利益毫无兴趣,但他们其实是在追求一个更严重的自恋。

  我见过不少人,刚获得一点名声,如成为某论坛上的“最受欢迎的人”,或被某媒体采访了一下,便欣喜若狂,很以“我是重要人物”自居。

  不过,这只是名声的一方面。名声的另一方面是,这个名人的粉丝,也一样玩投射的游戏,将他们的想法投射到这个名人身上,以为他和自己想的一样。

  这时,如果这个名人有意无意地推动了粉丝们的这种幻觉的发展,假装真和他们想像的一样,那么,粉丝们的忠诚度会大幅度提高。

  刘德华或已是名声的影子

  例如,影视明星人会在经纪人和所隶属公司的建议下保持单身,因这会最大程度上让粉丝们幻想这个明星属于自己的世界,甚至幻想是自己的情侣,而明星结婚后的魅力常会出现锐减,便是因为粉丝们的幻觉会随着明星们结婚而出现大范围的幻灭。

  不过,所谓的忠诚度,如果从粉丝们的角度看,并不是粉丝们对名人的超级自恋更忠诚了,而是他们以为名人更符合自己的自恋的幻觉了,即更加觉得,这个名人和自己所投射出去的想法是一致的。

  如果一个明星没有足够觉知力的话,他从自己的角度看,就会以为这叫做忠诚度。

  很多名人会享受粉丝们的忠诚度,假若他们太在乎这一点,他们就会无形中被粉丝们的幻觉所控制,真的变成粉丝们集体想象中的那个形象。

  在我看来,刘德华便是这种个人幻觉和粉丝群的幻觉互动的典型代表。很少有粉丝知道他的真实生活,而他一直保持着俊美的外形和一丝不苟的作风,还常获得“亚洲优秀青年”之类的称号,堪称是一个完美的人。

  做这样一个人,应该是最容易赢得粉丝们的忠诚度了吧,因为他们可以对这个面目模糊而又貌似完美的人进行充分的幻想。

  但是,看刘德华的影片,我总觉得他的表演缺乏变化、感染力和张力,似乎一直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人。

  仿佛是,他为了赢取人们的认可而变成了某种典型人物,但却失去了真实的自己。

  不过,最终能导致这个结果,一般也是因为,这样的名人其实一开始就缺乏自我感,并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所以干脆就变成万众期待的那种人吧。

  追星其实是追自己的幻觉

  一些万众期待的人物显然喜欢营造这种感觉,时不时用一些话语将自己和更大的群体联系起来。这句话会感动这个群体中的很多人,但依照德国哲人埃克哈特·托利的看法,说这样话的时候,其实就是一个人的“小我”和一个集体的“小我”在主动捆绑在一起。

  我们都容易玩这个游戏,但是,普通人玩这个游戏不能获得影响力,而一个名人如果玩这个游戏,他就会对这个群体获得很大的影响力。他向一个特定的群体认同,而这个特定群体的许多人也会向他认同。

  于是,这种双重的投射认同就会彼此影响,而一个明星人物和一个群体的幻觉互动就会越来越严重,这个明星以为,他非常了解大众的想法,而大众也一样,他们会认为,自己很了解这个明星的想法。

  最终的结果是,他貌似非常重视我们所代表的这个群体的整体反应,而我们这个群体中的无数人也很看重他的反应,而这种看重藏着“我知道对方是怎么样想的”幻觉。

  但是,幻觉毕竟是幻觉,明星人物的一个出其不意的行动便会将这种幻觉打破,于是粉丝们便会纷纷声讨之,或激烈地为他辩论,或发明种种阴谋论揣测他的行为。

  然而,声讨也罢,辩护也罢,阴谋论也罢,不过都是自恋的幻觉罢了。

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,由网友发布,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。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与我们联系:020-37617988 。

© http://jkcp.akvhl.com  音乐养生网    版权所有